主页 > E时生活 >回归平静生活‧父女关係更密切

回归平静生活‧父女关係更密切

2020年06月26日 点赞:709 作者: 来源:E时生活
回归平静生活‧父女关係更密切(吉隆坡14日讯)6年前,因女儿一句“求求你,不要送我走”,单亲爸爸刘天祥不惜耗尽一切积蓄,与前妻打官司争夺女儿的抚养权。随着法官于两年前把抚养权判给他后,他和女儿终得以过着安定“团圆”的幸福日子。如今,当年成为父母之争的小美言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谈起现况,15岁的她直言非常满意与爸爸、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组成的新家庭,并希望亲生母亲勿再打乱她的生活节奏。美言与父继母弟弟组新家庭诉讼结束至今已两年,刘氏父女回归昔日平静的生活步调,各自如常工作和上学,再也不必为了审讯而在律师楼与法庭间奔波。父女俩的关係更胜从前,随着继母于今年9月为家里带来新成员后,让一直想要有弟妹的美言开心不已。提起对亲生母亲的想法时,美言说,诉讼过后,她就不曾再见过妈妈,妈妈也没有主动联络他们,母女俩的关係有如陌生人。言谈间,小美言更指自己仍无法原谅妈妈当年的行为,甚至对妈妈突然要争夺抚养权而打乱她的生活步调一事感到生气不已。“当时,我就读五年级,因为官司的关係,我被迫一整年无法上学,经常都需要上庭,把我的生活全搞乱了。”与妈妈关係疏离她说,妈妈在她2岁时出国工作,母女关係一直疏离,因此,她不愿意随妈妈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我一直认为,妈妈还是可以每年回来探望我,直到我长大后,要到国外唸书时,就可以和她同住了啊。”据悉,美言的亲生母亲在诉讼案之前,每年都会至少回国一趟探望女儿,美言也会在这段期间到酒店与母亲同住,对美言来说,妈妈和爸爸在她心中佔据的份量同等,但妈妈上庭争夺抚养权的做法却让她打从心底无法苟同,此事也间接造成母女俩的关係破裂。“妈妈会买东西给我,对我嘘寒问暖,但我在这里有很多亲戚和朋友,生活得很好,所以不捨得离开这里,而她忽然返马要把我整个人抢过去,让我很不快乐。”2010年,在上诉庭宣判抚养权归其母亲时,美言一度泪洒法庭,并脱口喊出“我不爱妈妈!”。提及此事,她说,在冗长的审讯期间,她曾试图劝妈妈撤销诉讼。“我曾对她说,如果不打官司,她以后还是可以回来探望我,但她还是坚持告上法庭。”也因为母亲的不退让,让当时心灵脆弱的美言对妈妈产生惧怕和逃避的心理。不主动联络妈妈刘美言披露,这两年来,妈妈已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母女俩彼此间没再联络,她也无意主动和妈妈联络,担心会再一次被抢回去。询及她如果有一天再见到妈妈时,有甚幺话想说?快人快语的美言立即回答:“我会掉头就走,不想见到她。”在旁的父亲刘天祥连忙辅导孩子说,不应将母亲视为仇人。“她已不能干预我们的生活了,大家日后相见也能像朋友一样逛街吃饭,毕竟她始终是你的亲生母亲。”美言听后点点头,似乎在父亲的劝说下,稍稍软化了对母亲的敌意。立志长大当律师父母争夺抚养权的诉讼案,让美言成为媒体的焦点,而这些经历也让她一夜长大。她说,此事并未在她心里留下阴影,她从来不会产生负面想法,更不曾为了这件事情躲起来掉泪,反之,此案为她带来正面向上的力量,让她立志将来要成为一名律师。“我很早就知道离婚是甚幺回事,但不会因此感到难过。”早熟的她展示出坚毅豁达的一面。父女凡事有商有量回想上庭的那段日子,她坦言“厌倦、无聊、长时间等待”,但是却一直对所有给予她协助的律师心存感激。她说,那些律师不收费的给予他们协助,而且不断辅导她,让她在冰冷的法庭中感受到温暖,因此,她日后也想要成为一名律师,继续帮助类似案件的孩童。“我的英文能力不错,考试成绩也一直保持中上水平,中学毕业后希望能够修读法律系。”询及是否有意到亲生母亲居住的英国就读大学,她先是露出抗拒的表情,过后在父亲刘天祥晓以大义后,表示不排斥,甚至可考虑与母亲同住。此外,刘天祥补充说,女儿天生开朗,加上家里採取开明教育,无论是任何事情,父女俩都会有商有量,因此,女儿才得以正面态度去看待问题。“当年,我告诉美言,一切以她的意愿为最大考量,如果她要跟妈妈出国也没关係,她可以有自己的主见,而我也不介意把官司所有内容都告诉她,没有隐瞒。”他说,在大马,美言有一群能够玩在一块儿的表哥表姐,也有很疼爱她的婆婆,但婆婆不幸在两年前逝世。“美言过去出庭时都有婆婆陪伴,婆婆也会安抚她不要害怕,值得欣慰的是,我妈至少见证案件圆满落幕后才离世。”诉讼案不影响社交圈子美言从不担心当年父母争夺她的抚养权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会影响她的社交圈子。她说,她曾调皮地将报章的照片主动拿给身边的朋友和同学看,并不断强调自己就是相中人,要求别人给予关注,说完后,她还会自己先大笑一轮,完全不会介怀,更不将诉讼案当成丢脸或羞耻的事情。“我不会对朋友刻意隐瞒这些经历,只要朋友问起,我会如实回答;再者,一些朋友从小就认识我,非常了解整个事件过程,这让我和他们相处起来一点负担都没有。”她笑言,当初案件在报章刊登出来的时候,同窗同学透过学校订购的英文报章看见她的照片,立即兴奋呼唤她一起阅读,并在班上大事讨论。“同学一直说`美言,你看是你耶!’,我也觉得非常新奇,和大家一起哈哈大笑。”在访谈期间,美言一提及朋友的话题就特别高兴,也会不断分享手机内和友人出游的照片,细心解读每一张照片的拍摄地点和背后的故事。“几乎我所有的朋友,爸爸和姑姑都认识,爸爸从不限制我交友和外出的自由。无论我提出甚幺要求,爸爸都会儘量满足我,我们父女平日在家无事也会互相拌嘴斗气,但通常我是胜利的一方。”刘天祥感谢亲友借钱打官司提及亲戚对前妻的看法,刘天祥说,有时候在家庭聚会上谈起这个案件时,大家还是很生气。“他们当然生气啊,那时候闹得那幺麻烦,而且前妻还因为我没有将美言送进国际学校就读,而向法庭说我没有能力抚养女儿。”他指出,当初为了争夺美言的抚养权,他不得已下向亲朋戚友借钱打官司及支付法庭罚款。“当时真的很头痛,花掉很多钱,幸好很多亲友都二话不说的给予帮忙。”与继母相处像朋友美言的继母今年24岁,与她仅相差9年,“母女俩”在相处方面并没有面对难题,加上美言精通英语,因此平日她都是以英语和新妈妈沟通。她说,新妈妈是个非常温柔的女生,更不会打骂她,大家的相处就像朋友一样。最让美言兴奋的莫过于同父异母的弟弟在9月出世,让一直想要拥有弟妹的她得偿所愿。“我会帮忙照顾弟弟,帮他换尿布、泡奶、洗澡等,朋友看见都会戏称我已晋级当妈妈了。”不过,若说到少女心事,美言通常都会和姑姑分享,姑姑也俨然成为美言最亲密的亲人,她说:“我都会叫姑姑`妈妈’,至于新妈妈因为和我年龄相近,我都叫她名字`Alice’。”另一方面,从事房地产事业、现年43岁的刘天祥披露,他是在2013年与泰裔妻子组织新家庭。“当时在亚航任空姐的妻子来我管理的大楼寻找出租单位,我便提供协助,就这样我们因相识而相恋。”询及美言和新妈妈的关係,刘天祥说,在有意迎娶妻子前有事先徵询美言的意见,并以美言的意愿为优先考量。“我所有东西都和她说,她说没问题。”新闻背景父母离婚争养刘美言刘天祥与陈秀秀于1999年结婚,并在离婚,当时两人唯一的女儿小美言抚养权是归父亲;但陈秀秀于两年后突然向高庭申请抚养权,高庭于将女童抚养权判给母亲。基于小美言不愿意随母亲到英国生活,刘天祥为争取爱女抚养权而向法庭提出上诉,双方展开漫长的诉讼拉锯战。,上诉庭最终将美言抚养权判给母亲,美言伤心的在庭上大喊“我不爱妈妈”,母女皆哭成泪人。同年9月13日,吉隆坡家庭事务高庭维持法庭在2008年及2010年8月的判决,即将美言抚养权给母亲,并判刘天祥没有遵守庭令交出抚养权而需缴付2万令吉罚款,同时若延误一天就罚款400令吉,以此类推。为了保有美言的抚养权,刘天祥在此后的每一天都咬牙缴付400令吉的罚款,几乎花光所有的积蓄。纠缠多年,法庭最终在为父女捎来好消息,宣判刘天祥获得小美言的抚养权,两父女兴奋的拥抱在一起,这一天相信也是父女俩度过最难忘的情人节。/报导:廖佩盈‧2014.12.14
阅读延展